柬埔寨-紅色高棉

去年年底去了趟柬埔寨吳哥窟觀光,
在旅遊的途中導遊述說著柬埔寨在1970年代經歷過—
3年8個月20天的「紅色高棉時期」,
這段歷史可說是共產黨政權殘酷戮殺的極至,
至今仍然是柬埔寨許多家庭的傷心記憶。

導遊說柬埔寨是國名,高棉只是種族名,所以她們是柬埔寨國不是高棉國,
在1975年4月17日,正當柬埔寨首都金邊人民歡欣慶幸抗美戰爭結束,
還沒來得及歡迎勝利,就接到緊急疏散通知,
柬共軍隊開進金邊,對老百姓大喊:「不准攜帶行李,
你們用不著帶城市的東西!三天之內就回家,誰也不准留下!
美國人要轟炸金邊!美國人要轟炸城市了!」
一開始,一些居民不肯離開家園,取觀望態度。
後因敵不過士兵的逼迫,四天之內金邊所有的居民被強制離開,包括老弱病殘在內。

紅色高棉領袖波爾布特試圖把柬埔寨改造為沒有任何階級的社會,
紅色高棉的軍人荷槍實彈,強迫城市居民「新人」下鄉改造,
實踐所謂的農業烏托邦計劃。
幾晝夜間,所有金邊人被迫離開了世世代代居住的住所,
放棄所有財產,成為徹頭徹尾的無產者,
人們匆忙帶著點隨身用品,沒有明確目標地逃往農村,
3天後,200萬人的金邊成了“居民不足3萬、只有一家商店”、
“沒有小汽車,人人都靠步行”的空城。

大部分金邊人沒有料到此行竟是一條不歸之路。人們丟下產業,匆匆離去。
災難降臨之際,也有人預感到前景不妙,將金銀首飾等細軟隨身攜帶。
由於逃離過於倉卒,許多人民沒能攜帶足夠糧食,
貨幣遭到廢止,只帶了貨幣的人沒多久就發現,
一夜之間,這些鈔票變成了廢紙,在趕往鄉下的長途跋涉中只能做手紙用。
眨眼間,柬埔寨禁止私有制、沒有工業、不准買賣、不准貨幣流通、
連以物易物的原始交易方式也不允許,倒退到連石器時代也不如!
在走到農村的途中,至少有2-3萬人死於疏散途中。

金邊淪陷之後,波爾布特掌權,開始了長達四年的血腥統治。
他的鐵腕統治首先從衣食住行開始,
所有百姓必須放棄原來的服飾取捨,
男女老少一律穿上黑色長袍或毛式中山裝。
婦女不論多大年紀,必須剪清一色的齊耳運動頭。
紅色高棉脖子上側多了一條紅白相間的毛巾,
它比中國的紅領巾更實用,因為它還能用來擦汗。

「吃」在公社大食堂,每人配以碗筷,
一天兩餐,定時去集體食堂排隊打飯。
剛開始還允許每家領取一天的定量,後來有人私存餘糧以備不測,
柬共乾脆改為每餐配給,搞徹底的公有化改造。
沒過多久,糧食的配給越來越少,飯由干變稀。
沒想到「三年自然災害」的幽靈十幾年後竟然又在柬埔寨現身。
人們開始以野菜、草根、樹皮果腹,蚱蜢、甲殼蟲、蟋蟀成了美味佳餚。
很快連這些「美食」也找不到了。
每天都有人餓死,而活著的人連掩埋死人的力氣都沒有。
常常是等到屍體散發惡臭,令人無法忍受時,
才由當地村民就近挖坑,將爬滿蛆的屍體堆進坑裡。
最後有人吃蚯蚓、甚至吃死人肉。很多人死於誤食有毒蘑菇。

至於「住」,這些城市「新人」被趕到鄉下接受再教育的那一天,
即永遠失去了他們在城裡的房產。
體弱的人還沒到達目的地,就病死在去鄉村的長達一個月的徒步跋涉中。
有幸到達目的地的,一落腳便開始了刀耕火種的日子。
他們安身在簡陋、難遮風雨的吊腳樓裡,家徒四壁。
他們白天要在田裡幹十幾個小時的農活。
紅色高棉要把每一個城裡人改造成農民,
每位新人必須重新登記,交代以前的歷史。
幾乎所有人都虛報出身,沒人敢承認自己做過業主、老闆,
最多說做過小買賣,更不能與朗諾或越南有過任何瓜葛。
新人們被迫學習農活把式,完成規定的勞動限額。
肩不能扛、手不能抬的人被懷疑為階級異己分子受到整肅。
辛辛苦苦打下的糧食,他們不能存下,被告之要拿去與中國換武器。
自家允許在院子裡種蔬菜瓜果,但是收成歸公。
因為勞累、飢餓,人人形銷骨立,衰如槁草,全國餓殍遍野。
活著的人除了白天種地修渠,晚上還要開會學習。
精神脆弱的人看不到痛苦的盡頭,還沒等到餓死就自行了斷。
這期間,有一百多萬人死於營養不良、勞累、和疾病。

紅色高棉執政的三年八個月二十天中的每一天都是在殺人中度過的,
其恐怖程度空前絕後。
S-21殺戮場,就是在八十年代初被發掘的,挖出了近9000具屍體。
至今溝渠對面還有許多死人坑尚待挖掘,紀念塔實在堆不下那麼多頭骨。
這些人死得極其恐怖,
紅色高棉為節省子彈,殺人多用棍棒重擊或以斧頭砍殺。
順手拿起幾個頭顱骨,指頭蓋骨上斧頭砍出的裂痕,也有子彈眼的頭骨,
這些算幸運的,因為痛苦少一些。
最殘忍的是幼兒婦女。對兒童,暴徒們倒拎著雙腳,
對著大樹將其頭部「砰」的一聲死命砸過去,
至今還能看到大樹上嵌著的小孩牙齒。
婦女則在死前遭強暴,然後被蒙上雙眼,一絲不掛地遭重棍擊斃。

S-21犯人集中營,這是當時由一所中學改造成的集中營,
現在作為金邊唯一的罪惡館對外開放。
這裡關押的全是政治犯及其家屬,包括躺在母親懷裡的嬰兒,
這座集中營先後處決過近兩萬人,
進來的囚徒差不多全死在裡面,生還者總共才七人。
紅色高棉搞政治清洗與文革如出一轍。
除了整肅黨內異己,普通百姓以越南、
蘇聯間諜、美國特務等罪名遭瘋狂屠殺,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悲慘的是,這些冤假錯案如今連平反都失去意義了,
大多數遇難者全家都被斬盡殺絕。

每一位囚犯死去前必須拍兩張半身照片,供紅色高棉存檔。
館裡陳列著無數的人頭照,有的顯然是死後補拍的。
照片上的婦女,包括小女孩一律齊耳短髮,
個個臉上顯出疲憊、哀戚、痛苦、恐懼、和絕望的表情。
可以肯定每一張照片的背後都有一段美麗的人生和一個慘絕人寰的故事。

在導遊敘述的當下,乍聽到如此可怕的回憶讓人著時覺得感傷,
在將近我出生的年代,有幸能活在安和樂利的台灣,
但是眼前柬埔寨的人民卻經歷過如此水深火熱的人間煉獄般生活,
為了想更了解,回到台灣之後到google查了一些紅色高棉時期的歷史補充如上。

柬埔寨在這3年8個月20天的赤柬政權的管制時間內,
估計有將近200萬人死亡,約占當時柬埔寨人口的1/5,
以死亡人數及佔全國人數比例來說,
這都是20世紀最血腥暴力的殺戮之一。
但是赤柬結束管制至今,仍無任何紅色政權領導人接受審判,
被稱為「殺人魔王」、「暴君」的波爾布特至今對大多數人來說還是個謎。
紅色高棉垮臺後,他逃到泰國隱居起來,
直到1998年離開人世,17年沒露面。
目前在柬埔寨發現的埋人坑超過20000個。

柬埔寨在1990年代時人口跟經濟雖然已經恢復赤柬政權管制前時狀態,
但在2005年時,柬埔寨20歲以下的人口就佔了全國人口的1/3。

部分節錄自吳嘉:紅色高棉——柬埔寨的人間煉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