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夜半驚醒:被老鼠尾巴打到額頭

昆士蘭牛肉工廠的木板隔間簡陋鼠窩宿舍,剛開始住的前幾個月房子裡有超多老鼠

ET TODAY文章露出網址:http://www.ettoday.net/news/20120919/104259.htm


那些年,我們一起在澳洲打工旅遊-2

Queena
去澳洲前,不論在家或在外租屋住宿的我,總有自己的獨立房間,出國旅行也都是住在飯店或民宿,直到在澳洲打工旅行,才有機會體驗到許多從沒的簡陋住宿。在澳洲的遷移過許多大小城市,兩年的時間幾乎繞了澳洲一大圈,其中多樣化的住宿點讓我印象深刻。

包括多人共住,使用公用廁所廚房的背包客棧、海邊沒廁所無法盥洗的帳篷、共用野外廚房跟廁所的露營車公園、旅行時荒郊野外汽車後座、40度以上高溫沒冷氣的 農場宿舍、整屋充滿蚯蚓與昆蟲的葡萄橄欖園宿舍、有床蟲且10多人共用3房2廳1廁的平房,以及充滿無數小老鼠的兩層樓房。

至於工作上,我有一年多的時間,待在三間不同牛肉工廠,曾在屠宰間做內臟包裝,包裝時會被牛血濺的滿臉滿身;也有拿刀把剖半牛隻最後修整,必須站在全工廠最 高的平台上,割掉牛脂肪上的屎、毛髮或任何髒東西;還有在支解間做肉品真空包裝及盒裝包裝,每天搬運肉品動輒10幾20公斤,對個女生來說,是極度要求體 力的辛苦工作。

除了工廠外,還有農場,一次在在芒果園,必須每天在將近50度高溫的鐵皮屋內包裝,要以非常快的速度將芒果分大小裝好盒,再把盒子搬到輸送台上;另一份是在 葡萄園、橄欖園剪枝的工作,每天必須剪200株以上的葡萄樹,走好幾公里的路,在一堆蒼蠅環繞中工作跟吃午飯,想上廁所就要走到遠一點到樹叢後解決。別以 為這些都是很安全的工作,當時有同事不知道摘芒果時噴出的白色汁液有毒,全身從頭到腳腫成泡泡龍,幸好最後沒事。

我真的很怕熱,在40度以上卻沒冷氣的房子居住,我們甚至還想出在門口玩打水仗來消暑氣。初被床蟲咬時全身被發癢,但是看到室友被咬200多個包,連臉都花了,我也不好再說甚麼。我超怕老鼠,卻住到充滿老鼠的房子,還有老鼠從行李箱跳出,差點被嚇死。更誇張是睡著後,半夜被老鼠尾巴打到額頭而醒來,說實話,當時的我真的受夠了,動了想回台灣的念頭,但另一個聲音告訴我要堅持下去,珍惜兩年的簽證,實現自己立下的目標。

我在台灣時,不喜歡運動也很少有機會提重物,但是在澳洲的包裝工作,商品動輒就10幾20公斤,為了要有力氣拿,我每餐都必需吃一盒飯跟一盒菜,就是要有力 氣把工作做好,因為代表台灣人,我不希望自己示弱,造成台灣的女生力氣小的刻板印象,影響到之後台灣女生背包客被雇用的機會。

我原本也是在家裡被保護很好的女生,媽媽一直不捨得讓我進廚房,所以在台灣幾乎沒有機會拿刀。到澳洲肉場負責拿刀的工作,第一次學會磨刀與使用刀的技巧;而 人在異鄉的我,為了滿足思念台灣食物的慾望,上網查食譜及跟朋友學習烹飪後,也學會如何烹飪,才發現自己真的很喜歡作菜,曾經好幾次都煮一桌菜請其他國家 背包客一起吃,看到大家吃我做的菜,臉上露出開心表情,就感到很滿足。

可能有人會覺得我自找罪受,好好的台灣不待,自己跑去澳洲作低階的工作跟住在非人的生活環境。但是我想說的是,以上的一切,待在台灣我一定無法體會。但是深 入其境時,卻發現自己對生活的的承受度跟接受度其實是可以無限放大的。因此在面對各種不同簡陋的住宿與艱辛的工作環境時,我學會放低自己,撇開自己先入為 主跟排斥觀念,讓自己變得像液體,不管放到甚麼樣的容器中,都能夠恰如其分的作好自己的角色!


●作者Queena ,任專案副理,曾經到澳洲打工旅遊2年,夢想是環遊世界!截至目前為止搭飛機36次,遊歷過14個國家、拜訪過超過30個國際大城市,出國旅遊次數每年仍然在不斷增加當中!無名部落格:
Q娜小姐愛旅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