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的網路霸凌新聞,讓我回想到人生唯一一次受到霸凌的悲慘經驗,地點在遙遠的澳洲,時間長達近半年,對我霸凌的是10幾個台灣人室友,這件事我很少說起,分享會演講電視錄影都沒說過。